Monday, May 09, 2005

村上隆: 藝術也要面對商業社會壓力


和Louis Vuitton合作,把典雅的Monogram圖案導入Multicolor變成五彩繽紛;加上櫻花花瓣和開心笑臉,暱稱「櫻花包」的「Cherry Blossom」, 還有限量的「Eye Love Monogram」漂浮眼球--村上隆(Takashi Murakami)這位日本當代藝術家,因為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奢侈品大受歡迎,而迅速火紅。


不斷在世界各地巡迴展覽的村上隆,每次展出都把該是存在「藝術(Fine Art)」品的美術館空間中,頓時充滿了大眾文化的流行感。他早就把所謂「藝術」和「次文化(Subculture)」的界線模糊化。另方面,經由相關商 品販售,贊助廠商,以及媒體行銷之間的運作,展現出經濟影響層面。而和Louis Vuitton的合作,更是讓他和商業的界線完全消失。

不用說他市儈,其實村上隆日前在台北「數位內容學院」的一場講座中,很明確的表達了他的意思。他認為,藝術家要承受社會和現實的壓力才有刺激。沒有了商業社會的壓力,依靠政府的補助,只會讓藝術家過得「太舒服」,反而生產不出好作品!

村上隆認為藝術就是要與人「溝通」,「做出一般人可以親近的藝術品,做出有趣的作品,拿到金錢,才會發揮影響力!」他認為,荷蘭政府補助藝術家,但是成效不彰。反觀好萊塢,沒看到政府的資金介入,卻是蓬勃發展。

藝術必須面對商業壓力

在藝術行銷的層面上,村上隆認為有壓力才有進步,這個壓力,還是資金的問題。他舉出親身經歷的例子。像是在東京都美術館以招標的方式辦展,假如廠商以2000萬日圓得標,一些固定的支出如以400萬日圓印型錄,800萬日圓辦記者會宴會,以及場地布置等等幾乎就花光了。

而他自己在參展時,總共的花費就高達8000萬日圓。他說,和畫商和廠商合作,大家的壓力都很大,作品一定要全賣掉才可以打平:因此包括畫商和贊助廠商,在行銷活動等等方面都相當努力,所以才可以達到一定成績。

村上隆還舉例說,像是非洲部落嫁女兒,一定會要求對方像是用房子來交換。他覺得自己的作品就跟女兒一樣。「我不喜歡人家講價。我會提出一個價錢,你覺得OK我就做,不然就算了。嗯……假如你給我更多的價錢,我就會作的更多!」

Louis Vuitton對品牌堅持甚高

Louis Vuitton就是提出了讓村上隆「作的更多」的價錢,他表示與LV合作是相當愉快的經驗。
「我以前覺得Louis Vuitton都是一些愛虛榮的人使用的,但是當Marc Jacob來談合作的時候,他說他想要一些日本傳統revival(重生)的時候,我很開心。」村上隆是東京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博士,大學時主修日本傳統 繪畫,在學習的過程中對東方藝術的掌握相當深入,「我對亞洲地區,像是日本、蒙古、西藏等繪畫傳統都有研究。」在接下這個工作後,除了和Marc Jacob在e-mail上往來,村上隆也被LV的工作人員徹底打動:「他們為維護品牌,帶著使命感的努力,讓我們合作的工作層次變高了。」

思考自我的核心價值

村上隆曾在紐約留學,也就是在那裡,他檢視自己與西方社會的關係,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。「我想在紐約生活下來,因此到處去看展覽,想瞭解自己是否有辦法生存。因此我必須對自己提出問題。」他問自己,「作為一個西洋藝術家,重要的是什麼?我,又是什麼?」

對自己核心價值的找尋,村上隆回顧日本社會發展,「二次戰敗後,日本人的國家意識越來越淡,而漫畫,電玩風行,」他在美國看到動畫雜誌時「很感動」,覺得西方人對於動畫一定有需求,所以便朝向動畫發展。

社會越來越無深度:Superflat

村上隆對次文化的論點絕對是相當深刻。「Superflat」不只是敘述了卡通及漫畫上的扁平特質,還更深入地指出了大眾文化的扁平無深度現象。村上隆常 常說,日本整個社會就是superflat。而其中更加傳神的是, 他對日本年輕人「在宅族(Otaku)」的觀察:他們沉溺於漫畫、電玩和卡通中,甚至自己也成長成為這個superflat場景的一份子。

才在台灣短短一天,村上隆說看到茶壺的造型很開心,認為台灣對卡通人物類的造型接受度很高,可發揮的空間也比日本更自由。他喜歡侯孝賢的電影《悲情城 市》,他說,人們其實都活在政治當中,所以對政治不關心,不去想政治,對自己是不誠實的;但這樣逃避的心態,在日本社會已經習以為常。

看他對於日本社會的觀察,我們可以說,由於比其他人認清「現實」,村上隆才能夠悠遊於商業社會中。

村上隆小檔案

藝術家。Kaikai Kiki有限公司董事長。

1962 出生於東京

1993 東京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博士。

著名展覽與合作案

2002 於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、以及倫敦舍本汀畫廊,舉辦以「Kaikai Kiki」為題的一項個展。「超級扁平」(Superflat)的美國巡迴藝術展,得到極佳的好評與廣大的迴響。同年與Louis Vuitton合作,並量身製作動畫短片「SUPERFLAT MONOGRAM」。

2003 替六本木之丘的都市計劃案設計出代表人物。

2004 在紐約策劃了Kaikai Kiki公司裡兩組青年藝術家的作品展覽。最近則是在洛杉磯Blum & Poe畫廊舉辦以『生命工程』為題之個展。

目前於日本琦玉、紐約和巴黎的工作室從事藝術創作。

其他活動

為了使青年藝術家有更多展現才華的機會,村上隆從事商品生產並策劃名為「GEISAI」的藝術活動。同時他還身兼東京電台的主持人,主持每週『村上隆的 FM 藝術道場』(村上隆在FM電台的藝術訓練學校)的電台節目。並在《每日新聞報》擁有名為「村上隆的FM 藝術道場」的定期專欄,在日本雜誌《BRUTUS》有「村上日記」、在《SPUR》有「村上隆之藝術指南」(村上隆藝術指導)。
村上隆將「大型公仔」變身高價藝術品

Miss ko2是一個1.86公尺高,以性感卡通為造型的上彩玻璃纖維雕塑,假如你對日本街頭文化熟悉,會稱她為一個「大型公仔」。村上隆對「在宅族 (Otaku,在宅族,關在家裡不出門的人,通常在家看漫畫、打電動、上網,這是村上隆用來形容現代年輕人的術語)」文化的興趣,促使他將原先出現在2D 平面漫畫與動畫中的角色,創作成這樣一個3D的形式。

這件雕塑在2003年春天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上以567,500美元售出,是當天最高價賣出的作品之一。

「東方購買力」讓Louis Vuitton看上村上隆

2002年,村上隆將LV經典的字母組合圖案轉換為變化多端的繽紛色彩。他所設計的配件風行一時,使他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。這項藝術與時尚的合作,在藝術評論圈內引起爭議。

Louis Vuitton沒有公開村上隆的彩色系列收入多少,只說「大大成功(huge success)」,國外媒體有人估計為3億美元。村上隆所代表的「東方風」對於Louis Vuitton的重要性,可以由LVMH時尚及皮件事業的2003淨銷售額區域別看出:日本為34%,加上亞洲其他區域的15%,已經佔掉全球銷售額的一 半。而今年在上海開設LV大店,LVMH時尚及皮件事業總經理Yves Carcelle明確表示,華語消費者(包括大陸、香港、台灣、新加坡)這幾年的購買力已經超過日本人。同屬LVMH旗下的名牌Celine,今年就推出 限量版的「國畫(還有毛筆書寫「思琳」字樣)」包包。

1 comment:

Anonymous said...

Solar eneragy is the future for the world.
[url=http://www.solarcourses.org/]solar energy facts[/url]